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含冰诀 第二十一章 举父

发布时间:2019-09-24 14:29:34

含冰诀 第二十一章 举父

从沉睡中醒来,扶仓全身的骨头像是散了架一样,身处一层淡淡的簿雾之中,原来是现实的痛楚进入了梦境中。

“你醒了,恭喜你,你现在已经突破到武徒4段了。”这是伏羲的声音。

扶仓闻言,发动体内真气进行内探,果真如伏羲所言,竟然在大伤之后有所突破。

武徒3段就如同一个瓶颈,已经卡在这个阶段好长一段时间了,今天突然突破,也顾不上疼痛,想撑起来运气一试。

“你先不要乱动,你的内力浩如瀚海,要是运作不合理,会引起内力爆炸,需要反以外力敲击,达其平衡,才能逐渐激发。”

伏羲对于扶仓的情况明察秋毫,只是不能过早让扶仓知悉,逐步引导,顺其自然,方图日后良机。

听了伏羲的话,扶仓表示了认同。

今日他和句威比武,最后关头,自己冒死硬杠了句威的三大杀招,三次重创,自己也受伤倒地。

后来,为了舍身救下扶玉,自己所承受的粉尘的钝击,身体已是连遭多次重创。

难怪在梦中也好,现实也好,身体各处疼痛难忍,但是内力气息却比之前强劲了许多,痛中有一种难于言说的爽快感觉。

“打铁要趁热,你现在的状态,正好是一个好机会,要想学到更高的功法,要有一个更为强键的体魄,正如你那鬼泣一样,要经历无数次水与火之间无尽来回的洗礼和锻炼。”

伏羲自己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今天现身,明显是比之前精神了许多。

不会吧,提升体魄,要不停的洗礼和锻炼,像今天这样的重击,已经几次濒临于死亡,这要生不死的锥心之疼还要无尽的来回?

“好了,你现在可以起来了,那边麒麟已经等你多时了。”伏羲指了指床前的一个地方。

那不是自己泡澡的地方吗,只见麒麟在沐浴的木缸旁,此时的木缸里早就金光闪闪,一定是麒麟弄的,我这是要洗黄金浴吗。

扶仓一边想着,一边在伏羲的示意下,脱了衣服,泡在浴缸里的金水中。

他刚泡下去,水淹之处,肌肉的毛孔自然张开,那金色的金水不停地渗入肌肤,就像炽热中,不停有凉风吹过的感觉。

扶仓全身肌肉清凉阵阵,血管里的血液好像也加快了流动,心跳的声音越来越是紧密,就像是跑了十多里路,全身大汗淋漓,肌肉紧张,但又有筋骨松动后的畅快。

这样的感觉真是从味体验过,感觉以后就泡在这个缸子里算了,一点都不想起身离去的意思。

良久之后,扶仓逐渐发现缸里的水,原来是金黄色,慢慢的全部都变回正常的清水的颜色。

看来里面的金元素已经是被自己完全吸收了,至于吸收的金色的东西是什么,扶仓不太清楚。

等扶仓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上头上,原有的伤口和淤痕,早就消失不见了,身上的疼痛感也没有了。

这黄金水竟然还有这样的功效,这痊愈的也太快了吧!

照此看来,这个麒麟可真是千世难遇的神兽啊!

扶仓马上跑到麒麟的身边,抱着它亲了又亲,那麒麟却很是温顺,不停的摇着尾巴,与自己的主人进行着温情的互动。

“好了,把麒麟收起来吧,有人找你来了。”这温馨的场面看在眼里,伏羲也是一幅幸福迷离的样子。

这个空间是他制造的,真实的环境中,有人要进来了,因此提前告之。

扶仓刚穿好衣服,声音就传来了:“啊,原来你真的在家,这几天你都去哪里了,这个月的饷银,你就别想要了,大家都等着你呢,快跟我回去。”进来的是姑适楼女院长氐素。

也是,那天扶仓意外坠崖,从此消失了一段时间,也没机会给他们带话,难怪氐素一进来就火燎火急的样子。

“哎,院长,导师,你先松手,有事好好说,什么要紧事,先说说清楚。”扶仓正在穿鞋,哪能第一时间跟着氐素走。

“听说崇吾山的举父被人发现了,我们等了好久了,学院现在正是需要你的时候。”其实在学院里氐素早已做好了准备,只是临行前缺了个助手,便赶到扶仓家中碰碰运气,还好这家伙还真在家,这下不管三七二十一是连人带走的了。

举父是崇吾山的灵兽,东方神兽的一种,呈龙状,有人称是飞禽,也有人认为是走兽,反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有人会发现它的行踪。

现在氐素听说有人发现了举父,这是一个很大的机遇,作为武功学院,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不能错过,哪怕一秒也不想再作停留。

此时的扶仓哪知氐素此翻的心情,也没有时间细想,就已被氐素连拉带拽地带到了崇吾山上。

作为女子学院的一院之长,氐素对于擒捉举父应该经验丰富,一进入崇吾山就开始讲起注意要点了。

“举父,主要的历害之处是善于投掷,它的投掷可不像大家想的那么简单,大家想想,投掷是什么?”氐素开始了授课模式。

“投掷就是手中要有东西,那投出去又是什么?说出来你们不要害怕,这举父投出去的可不是短棍木棒之类,它投出来的东西可以是任何东西,它觉得顺手的东西。”氐素一边比划着,一边还有丰富的肢体语言。

“比如山崖边上的岩石,百年的古松,总之它力大无穷,人要是被它投出去,可能要到西边的昆仑丘去捡了。”动作很夸张,有声有色。

一众女学徒闻之,都吓得不轻,这里是东部,到西部昆仑丘那可是十万八千里,人飞过去还有命吗?

看来今天不像上次打猰貐那样,虽然氐素的话肯定会有夸张的元素,要真是被这举父捉到投掷出去,恐怕也该命绝于此了。

正在众人说话之间,突然在密林的深处,从对面的方向,好些野兽猛禽四散逃来。

本来这里的野兽都是害怕人类的,但这时都顾不得害怕,往这边疯狂逃窜,看来后面的追击者定是举父无疑了。

“大家就位,绝不能轻举妄动,这举父虽然力大无穷,但也有一个特别之处,很难讲这是优点还是弱点,只要是它认准了的目标,它必将不离不弃,直至用其投掷神功彻底打败为止。”

在这紧急关头,氐素还不忘交代这重要的一环,可见她是多么的经验老到,因此也很容易使人信服。

反正扶仓是真信了,在他的脑海中,从来就没有举父的印象,要说起投掷伤人,他目前想到的,就是昨天那满天的粉尘的从天而降。

“这举父的投掷想必与这粉尘天降一般模样吧”扶仓心想。

一条古青色的巨龙,滚圆的蓝色的眼珠,两条龙须也足有十余丈长,就更别说它那长长的足有两三里长的龙身了,扶仓观察得非常仔细,是九只足的龙。

“这不是传说中的九爪金龙吗,明明是龙,怎么就叫举父呢?”

“扶仓,你别在那里发呆,快带上你的小组到前方那个山洞里,见机行动。”氐素的指挥慌而不乱,紧张中更显淡定,颇有大将风度。

“院长,你刚才说它认准目标不会变是吧,我有一个办法,不知可以不

含冰诀  第二十一章 举父

?”扶仓远远的呼喊:“我去吸引它,你们负责攻击!”

“别去,你回来!”氐素一听,马上制止,但扶仓更快,看来已经是来不急了。

要是被这举父认准为目标了,那生存的机会几乎为零。

扶仓怎么就这样不听指挥,这冒冒失失的主动去吸引,那不是等于去找死吗?

湖南治疗早泄方法
吕梁治疗宫颈炎费用
乌兰察布牛皮癣
济南哮喘病医院值班电话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网络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