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仙君囚爱:一只萌后出墙来 45.第86节 与君好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8:25

仙君囚爱:一只萌后出墙来 45.第86节 与君好

回来的时候,没有在院子里看到希泽,云暖转身离开之际,看到了桌上,写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几个好看的字。这几个字她隐约有些映像,却又记不真切。

“这字写的如何?”不知道何时他竟站到了自己身后。她一怔回头,发现彼此挨得太近,近的几乎他们的唇险些贴到了一起,云暖怔怔的呆了一瞬,四目相对,映照着彼此的影子。

“挺……挺好”云暖慌忙移开目光又往后退拉开彼此的距离,“小心!”他伸手去拉被凳子绊倒的云暖。

他的手温暖抓着她的手,用力一带她整个人便跌进了希泽的怀里。她的心跳的很快,他的心跳也在自己耳边。

“我……我摔不着。希泽!谢谢!”云暖道。“跟从前一样的不小心。”希泽并我未松开她,这一刻云暖觉得这个怀抱她开始贪恋,那种莫名的思念之感竟在他抱她的时候没有了踪迹。这是为何?

此后的几天里,云暖跟自己说希泽的身体虽然毒解了但还是很虚弱,需要她的照顾。

这一照顾便是他带她去垂钓,他负责钓鱼她负责在旁看闲书捣乱,他带她看落花如雪月下的梨花林,陪她泛舟莲花湖上采莲。他常常夸她做的菜好吃。

“我待回家了,你一个人好好的。若有机会我给做酸梅汤。”云暖站在外头同希泽道别。

“会有的,不过,还是桂花酿我更喜欢,云暖!你何时成亲?”希泽站在她面前挡着照在她脸上的阳光。“我……十日后,你要来喝杯喜酒吗?”云暖看着他的眼睛道。

“呵呵!不了,你穿嫁衣很美。我知道!我的棋还没有下完就送你到这儿了。”说完希泽转身,茶白色的长衫被风吹着,衣袂飘飘。

“希泽!”云暖不知道此刻为何自己要叫,为何叫他时会心痛。希泽停了步子,却没有回头,“云暖!你既要成亲想想你忘记了也是件好事!就当你我的一切都是场梦。我知道你爱那个人。也好!都过去了。我也该放手了!”说完他便继续往前走。

云暖无话可说,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咸涩泪入了自己的口中,她为他哭了。她乱了自己的心,为此她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日不吃不喝。

“暖暖啊!你这是要去哪儿?还有十日便成亲了。又往外跑!哎!”云暖的娘亲以为自己的女儿有些为十日后的婚事紧张,想着来安慰一翻,谁曾想这不听话的孩子又跑了出去。

“娘亲!我回趟玉宸宫。”说完便化成到蓝色的光。

玉宸宫里,主君手撑着额头翻着本书卷,橘红的光照他好看的脸上,银色的发上被烛火映照着些颜色。

门轻声的被推开,果然很安静,静的不像有人住的那般。主君同从前她不在的时候一样爱看书,只是她在的时候,他总爱说她有些吵。

“还有十日才成亲,暖暖!你怎回来了?”主君不紧不慢的抬头看一身粉紫色衣裙的云暖。他这个样子让云暖无法将他对自己有多喜欢联想起来,太平静没有惊喜。不过也不重要了。

“主君!我来……是想……”云暖来之前鼓足了勇气,可面对他静静看自己的眸子,她才发现面对他,她总是缺少勇气。

“你想什么?”他问她,她叫他主君,同从前一样的叫他,他轻挑着眉等她答案。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成亲了。”这句话几乎用了光了她攒了一个晚上的勇气。“也可以,你我间这样虚的东西不用也吧!”主君眯了眯桃花眼,嘴角含着点浅笑,那笑云暖却觉得不若她看到的那样柔和。

“主君,你大概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做你的主君,我做我的沧澜的夕公主,而非你的君后。”云暖抬头道。

“暖暖!你方才的话,本君只当你是累了,说的胡话。到里屋歇歇去。十日后成亲!”主君敛去了脸上仅有的笑意,弯身拉起跪在他面前的云暖,

她跪他?让他觉得好笑,他们之间又回到了原点吗?

“我们还是不要成亲了,你也没有多喜欢我,或许只有那么点喜欢。我什么都不会,课业又不好还爱吃爱闯祸,你娶我肯定是要后悔的,我们都想想再做决定。”云暖甩开他拉她的手。

“呵呵!这些问题你对我执念千年前就该知道了,还有你自己的问题,本君若在意你会在我身边留到今日吗?你如今这样的理由不足以让本君同意。还”崇明看着一脸倔强的她。

她这是在闹什么脾气?是怪他这些日子没有去沧澜看她也没有给她写信吗?所以,她为此会觉得后悔嫁他?觉得他不在乎她?

“我从前喜欢你,现在想想或许是执念,对偶像的崇拜算不得爱。主君!我对你我不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感情?所以这婚事取消吧!容我想清楚。”云暖俯身磕头。她说完自己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她竟说算不得爱,说完自己也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说完了就去睡觉。暖暖!我想喝你熬的养神汤你明日熬点。”主君拧着眉,弯身把她抱起。

她说她不知道对自己是什么感情,她说对他只是执念。她如今是想要离开他,这些怎么可能?她这一生崇明想他是不会放手的,这万余年来她是闯进他的生活中唯一的那一个。所以,她怎么能离开。

“主君!你放我下来,我方才说的很清楚了。喜欢你的仙女那么多,她们会很乐意同你成亲的。”云暖挣扎着道。

他抱着她的手一紧,她把他推向向别人,几日的光景她变了。他沉着脸不说话,不管云暖怎么挣扎都没用。

“呵呵!暖暖!你这次说错话了。”主君说完直接堵住她的嘴巴,咬着她的唇吮吸,堵着所有要出口的话。

他怒了,这情绪让云暖觉得可怕。他叩开她的贝齿后,很强势的纠缠着她的舌不放。

一只手扯开她的衣结,将她原本就薄的几件一裳都给扔到了一边,手掌覆盖在她的雪峰上,让它在的手下成了各种的状。

“你别……这样……崇明!……嗯!……你给我时间想想……啊!痛!”云暖被他撩的全身的热了起来。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

云暖大口大口的喘气,感受他的吻一点一点落在她的身体上,他咬着她的红梅,那又痛又酥的感觉刺激着她。

“好!本君给你时间。可暖暖要想什么?”他的手没有停止撩的动作,看她渐渐的在他的攻势下,变得无力。

云暖一惊,她要想的是什么?为何自己在遇到希泽后想着自己要重新考虑婚事?这两个人这些日子总在自己心里不断的交替出现。让她分不清爱谁?

“主君!你先放开我。你压得我难受,你先别这样,停下!”他不是无情无爱无欲吗?为何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或者说之前他们身心相溶,她不否认她喜欢跟他干坏事的感觉,可如今她矛盾了,见到他时自己心里有各种情绪。竟然也会想念,也会想跟他如往日里一样的撒娇。

云暖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还是说这个两个人她都喜欢呢?可她师父曾经说过爱是唯一的。所以,她更乱了!

“暖暖!你做错了什么我都会原谅你,但不能原谅你放手说不爱本君还有去爱别人?”他分开她的腿,又一点一点的抚摸而上,到了她桃花谷,“主君!我……不知道。”云暖没想过事情会这样,她被他压着动不了。只好捶打他。

“你为何不能听话点。”他真的轻轻摩挲着她的身体,仔细看她的面色的变化。“那你先……放我走!”云暖细细的呻吟着,虽然他没有真的闯进她的身体,可这样的全身的撩拨谁又能受得了呢?

“放你去哪儿?暖暖!”他依旧双手撑在她两侧,冷着眸子看她。

“我回沧澜。”云暖咬唇看他,这件事上乱了心的人是她,是她不对对不起主君,她想自己不是不爱他,只是一时间没有能看清自己的心,到底心里装着的人是他还是他?

“你真的只是回沧澜吗?若你觉得自己还小,不想成亲,本君也不逼你。过些年你再成亲不迟,本君等得起。”他抚摸着她的红润的脸色道。她说她回沧澜?为何他听完却想苦笑。

她沉默不语,他给他时间,她也要给自己时间呢?还是说自己已经真的就决定了呢?一时间她乱的拿不准,自己到底该怎样?

“给我些时间,我想想。”云暖轻声道,“你想!本君不急,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人。”崇明一吻落在她唇上,云暖这一次并未拒绝。因为他那句她是他的人,是啊!他说的没错,她跟他圆了房,早就是崇明的人了,这一刻她突然又这样想。该不该就那么算了?

而他继续吻她,吻得全身燃起了团火苗,这感觉她知道是怎么了。“主君!”她难耐的叫了他一声,出于本能的抱住了他,让他更加的贴近自己。

“嗯!想要了?暖暖!”他把她调教的异常的敏感,会在动情时绽放出最美的模样,而这些只能他看到。

她咬唇闭着眼睛,自己的身体迷恋他,离不开他,自己的心乱了,却也不是没有他,这样的他,云暖想是她的毒才对。她该怎么办?

这一刻他与她就这么僵持着,他给她时间去想,身体不时的触碰她美好的地带。她怎会说自己想要他,只是主动的分开了双腿,环上来他的腰际。她动情的样子以及主动贴近她就说明了问题,她的心里有他。只是乱了而已。

他一下子冲进了她的身体里,云暖啊了一声觉得撑得有些痛。眼里泛着泪花,这一刻她竟迷茫了,她从跟他圆了房开始按理来说,无论成亲与否她都是她的人。只是那个希泽闯进了她的世界,让她有点乱了。

他一次一次的扣着她的身体给她极致的疼爱,让云暖在他身下开着美丽的花,她受不了他给的极致愉悦时,一下坐起颤抖的抱紧他,第一次,云暖听见他闷哼了一声,微喘的声音,然后换来他更加强势的冲击,让她忍不住抱着他,控制不住的咬上他的肩头。

她在那愉悦一次一次攀上脑际之时,希泽的脸又模糊了。崇明身上的檀木香在这个时候越发的好闻,让她忍不住抱他。

次日,云暖睡到晌午才起,全身跟散了架没有区别,掀开纱帐,屋子里头焚着檀木香,这香同他身上的很像,让她心头一紧。

“我回去了,昨晚的事情,以后你我间不要做了。”云暖羞红了脸,他的强势他的温柔同时存在同时对她,让她意乱情迷,醒来后又觉得无比的荒唐。”昨晚暖暖你主动的,这方面你该知道我不是小气的人,你想要我自然会给。满足你!暖暖!你昨晚咬伤了我。”主君靠窗而坐,样子跟昨晚要她时不一样,他要她的时候眸色幽暗,面色平静,微喘时的声音好听,在她耳边叫她暖暖时会融化了人的心。昨晚她受不了那无边的愉悦时抱着他,在他肩头一咬,她想大概会留下牙印。

但此刻的他,一头银发,清冷的蓝色衣袍,面色淡然。执杯饮茶又是高冷的他。

“我……你……我咬你是因为你太用力,我受不了。但你不会有我痛。”云暖脸又是一阵红,说话的声音小得可怜,她依稀记得自己是咬了他,还骂了他混蛋,他那样她怎么能受得了。他的修为好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可她不行,这一点云暖想他没有顾及她。

“你身体痛,我心痛,你怎知我没有你痛,你若喜欢温柔的,今晚我一直温柔。嗯?”崇明一愣后,面上露出似不易察觉的笑,她嫌弃自己太用力,可她却没有想过,是因为她太美好让他没能控制好自己,这样的事情只有她这个丫头做到了,却总想着离开。

“额!你……谁要你了。我回去了,你别拦着我。”云暖脸上一烧,“本君不拦你,你可以走!”昨晚的缠绵她那么的动情,可到今天她还是没有忘记要离开的事情。最浓情时她说最后一次,他却当她是小孩子的脾气,没想到她真的会这样。

“那告辞!”云暖得令。俯身告退,替他关上门的那一刻,主君抬眼,她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恰好被他看见。她就那么想要走吗?离开他就那么的轻松吗?难道自己对她还不够吗?

“暖暖!你真是狠心。”他苦笑,透过半开的窗户,她看青色的衣裙的身影从梨花树下走过,落雪般的花瓣下,她的衣裙被风吹着,她走的很急,那感觉像是生怕他会反悔。

出了玉宸宫,她回头看山层云霄中的宫殿。她想自己终是更在意那个人,这一点经过昨晚的缠绵她看得更清。因为她总想着的是希泽。

云暖并没有回沧澜,而是去了希泽的竹屋,她站在竹门外看希泽,月白的衣衫,如墨的发,坐在树下下棋。

“希泽!”她叫了他一声,“云暖?”希泽放下棋子道,“我以为你走了。”他伸手拉她坐下。柔声道。

“没有!希泽你总说我是你要找的人,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如果我不是,你怎么办?”云暖盯着他的眸子问他。

“不是?不是!我也认定你了。况且我不会认错,我找你那么久,想了你那么久,你说我怎么会认错。”他拉她入怀,云暖一怔轻推开他。

“我对你除了熟悉之外,并不记得你我之间有何交集;”云暖低头道,她对他是怎样的感觉,她也不能确定,总觉得他熟悉却又有点陌生,这感觉都是说不好的。

“不记得没有关系。以后会交集。”希泽道,“我有个很喜欢的人,我与他之间是要成亲的,如今应该不会。”云暖叹了口气,这千年来的执念她放不下,而面前这个男子又总莫名有点在乎。

“我会娶你,同你成亲。你在与他的婚事上犹豫,是因为我对吗?”希泽微拧着眉再慢慢的舒展开,弯着嘴角抚摸着她的脸一笑,双眸中的颜色漫开几道光亮。

“呵呵!希泽!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自己现在成亲还早了点儿,况且你我只是朋友。我想进屋子躺躺,饭团呢?”云暖拿下他抚摸自己脸颊的手。

“朋友?呵呵!慢慢来我不急。你会知道我比他对你好。你好生歇着。不用担心饭团,我照顾它。”希泽扬唇轻笑。

“希泽!你不用跟他比,他是个冰块脸,不温柔不爱笑,又不爱说好听话,还爱吃醋。所以你看,他那么多缺点你没有必要跟他比。我也不需要你对我好。我明早就回沧澜。”移步进了屋子。

云暖想自己该果断一点,也离开希泽这儿不该贪恋那熟悉的感觉,或者说贪恋希泽的温柔希泽的温暖的笑,给自己时间去想。

睡着的时候,她梦到了那片梨花林,可林子里却没有了那个男子,而是个另一个白衣男子,靠在树梢上吟诗,吟完后又道:“暖暖!我要找的人是你。为何不等我来接你。”那张脸云暖看不真切,也记不真切。

“你是谁?”她仰头问他,他未答她,只是看着满树的洁白轻笑道:“到底还是他。除了他,你谁都可以去忘记。“

“你是谁?”云暖又问,睁眼一看,周围黑漆漆的只有淡淡的月光。她坐起身子摸了摸脑门上的汗,那个男子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杭州市大江东医院
重钢总医院
长治治疗阳痿方法
菏泽看牛皮癣多少钱
泰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