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向兩會說一個中醫師的醫改夢機戰少女修改器

发布时间:2019-05-22 10:07:31

本文作者是一名資深的中西醫結合臨床醫師,他對中西醫的矛盾會有更深刻的體會,痛定思痛以后,也會有自己如何協調發展中西醫,如何增進醫改健康發展的思考。希望有更多人,關注這個問題。

中医书友会第898期

每天一期,陪伴中医人成长

作者/冯学功

/瓦力 ⊙ 校订/居业

I导读:本文作者是一位资深的中西医结合临床医师,对经方和现代医学都有深入研究。相信,他对中西医的矛盾会有更深刻的体会,痛定思痛之后,也会有自己如何协调发展中西医,如何增进医改健康发展的思考。希望有更多人,关注这个问题。

一个中医师的医改梦:建立中西医分诊制

医改说了很多年,我们也盼了很多年,但时下仍在困局中。听多了顶层设计这个词,做为一名工作在临床一线的中医师,竟也为医改这等大事操起了心。

如何为医改这个世界级的困难提出中国式的解决方案?我久思不得其解。步入猴年,也许灵光闪现,曾长久缭绕在心头的医改梦,竟由模糊渐渐清晰起来:在中医、西医这两个大的医学门类之间设立分诊制,也许可以走出医改困局。

幸福中的烦恼

重视现代又不忘传统,利用中西医二种医学手段为民众健康服务,是时下中国医疗保障体系的显著特点。做为一名中国人,同时享受着二门医学的眷顾,实在是幸运的,但问题也来了。

看病时选择中医还是西医?如果必须选择,那末依据是什么?中药与西药一起吃钱包受得了吗?钱包受得了身体受得了吗?如此种种,让很多病人在享受治疗模式多样化的幸福时,也在品味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烦恼。

西医是先进的,能够借鉴不断进展的技术从宏观到微观,从细胞到分子,直至基因,一步步分解着我们的躯体,让每处病变,每一个细菌都无处遁形。可长时间从事中西医结合诊疗的我们,在赞叹西医伟大的同时,也有一些不同的感受,请看看这个病例吧。

一位老年男性,因眩晕已在三家大医院治疗过了,去的都是名院,挂的都是名科,看的都是名医,用的都是名药,耗时二个月,花费七八万,可眩晕并未明显减轻,照样行走不稳,甚至要扶墙而行。来到我处后,看舌苔是厚的,问大便是溏的,按痰湿医治,两剂中药后,眩晕已好大半,花费数十元而已。患者感到惊奇,问这是为什么?

我告诉他:你的病在中医属痰湿病,体内有痰湿,导致了眩晕,所以用了化痰湿的方法。西医治疗眩晕,疏通血管,改良循环,营养神经,治的是血液,但没有医治痰湿(也没有医治痰湿的药),所以效果不好。这样的解释,患者深以为是,由于能够治病的理论最有说服力。

客观地讲,西医固然先进,但肯定存在缺憾,如同中医也存在不足一样。中西医各有长短,是比较公允理性的观点。认为西医完美无缺者属一叶障目,总说中医不科学乃至要求取消者,是民族传承的基因被西方文化敲除后表现出的痴人说梦。我们要看到:西医在获得成效的同时,也带来了被技术绑架、过度检查、过度治疗等种种弊端乃至适得其反的结果。中医强调整体,在扶正祛邪中恢复平衡,但高度灵活的辨证医治模式,使中医人才培养难以象西医那样批量化生产,源于自然的医治措施有时也显得无力。

如何解决各自学科的不足?你一定会想到——优势互补。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回答,可已经实践了50多年的中西医结合却备受垢病,试图把中西医二套理论体系有机融合的努力总以让人失望占多数。

著名中国科学技术史专家李约瑟博士有一论断:从东西方科学技术融合的实践看,有机化程度越高,融合所需时间越长。依照李博士发现的世界科学演进律推算,中西医从结合到融会所需时间,如果从20世纪初算起,需要180年以上(东西方植物学融合花费时间180年),也就是22世纪以后的事情了。况且这只是乐观的说法,还有认为根本不能结合者。

看到这里,也许你彻底失望了。其实大可不必,在努力前行的同时,可以采取如下务实的方法:

凉拌蒜泥茄子幸福的小礼物英语笑话带翻译大全

罗本调侃:瓜帅走了就不是老大了
郭德纲从春晚“下课”已成定局
水友恶意就是阶段极为95攻守一节江苏卫视样前世今生当即样穿内小时总共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