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第895章 暗中之人

发布时间:2019-09-24 18:06:17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第895章 暗中之人

桑梓岛上,一处海崖边,两名老人在临海煮茶。

一人身体圆胖,满面红光,白童颜,养尊处优;一人面容略微清瘦,皮肤黝黑,满头黑,一身朴素麻衣的短裤短衫,赤着虬劲的双臂和xiǎo腿,踩着一双厚实的千层底布鞋,一旁还放着一件凡物斗笠,活生生一个打鱼的老渔民。

两人对面盘膝一起,中间的xiǎo壶茶已经呜呜在响,茶香四溢,看起来很另类。

“好敏锐的感知,居然现了我们的存在!”白童颜的老者惊异的説道。

刚才,他以神识覆盖了数百里外的天鉴山道场,原以为除了达到他们这一层次的存在,否则难以被现。没想,那道场里真现一个另类、神秘莫测的年轻人,居然一手造就了一名金丹大圆满修士。

这一惊,神识轻微波动了下,连在场的高台上的五名金丹大圆满都没察觉,那年轻人居然察觉了,朝这里瞥来一眼。

他赶紧收回神识。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了不得了,被现也不奇怪!”老渔民眉头微皱,取了茶壶,给二人添上水,説了一句。

这些年,修仙界中越来越多的好苗子出现了,不仅有中等仙根者,更有悟性奇高者。以往数百年出现的好苗子,都不如这十几二十年多。

不过,这些好苗子一出现,基本上被各大xiǎo势力收入门下了,而最终,又会流向十八领各大势力手中。

“老鱼头。这次不一样!”白童颜的老者立马反驳説道。

老鱼头呵呵一笑,説道:“有什么不一样?”

“这年轻人太年轻了!”

“年轻人不应该年轻吗?”

老鱼头一副淡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让白童颜的老者气的吹胡子瞪眼。

“好了。老曲,平时都闲云野鹤,游走四方,连中央宫的事都懒得插手,今天是怎么了?见你的徒子徒孙掌握不了上古道场,就手痒了?以这样的心态一窥无上元婴之境可不行的!到了我们这一步,时不待我,世俗的事情该放下就得放下。这一遭出来,我可是没想过再回无华天池。该为我自己谋划谋划了,就算寿元大限,我也要坐化在外边——”老鱼头好笑的説道,话语中却带着不屑。

白童颜的老者姓曲,老曲。

“哼,老鱼头,那里难道没有你的徒子徒孙?上古道场,可是关系着三尊道位,两尊已被中央宫、无华天池掌握。但还有一尊下落不明。若落到外人手上,几百年后,很可能就多出一尊称号尊者了!称号尊者,你就不动心?”老曲不高兴的説道。

“你也説了。就算得到一尊道位,那也只是可能培养出称号尊者,而非一定。道位只是一个基础,关键看个人。当然。培养一名称号尊者,若换了百年前的我。那肯定动心,不过,现在我也想通了,没有亘古不变的门派、圣地,自然也没有昌盛不衰的,如果这一尊道位外落,那就是天意。”老鱼头淡淡一笑説道。

“你——”老曲指着他的鼻子,气的説不出话来。

“你难道不担心,另外两尊道位也被人抢夺?梅丹青、华天机遭了人毒手?那这些年中央宫、无华天池花费无数资源培养的两枚种子的愿望就要泡汤了!我绝不允许有如此威胁的存在!”

老鱼头对他的指责视而不见,説道:“那你想怎么样?过去杀了那个年轻人?你就不担心那年轻人也是名称号尊者?而你奈何不了他!或者就算不是称号尊者,那也差不了多远,否则能现你我的神识?再或许,这年轻人背后还可能有一尊随手可灭你我的大人物?对无上元婴真君来説,只手灭了你我,这太容易了,连中央宫主、天主都无可奈何——”

“哼,无上元婴真君可不是大萝卜,老夫不信这邪!”老曲眉头直跳,一晃就走了,连茶也不喝了。

只剩下老鱼头一人,他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老曲啊老曲,你这暴躁的性子是改不了了,但愿你别搞出大事来,这个年轻人可不简单!刚才那一瞥,可是直接看到了你我的本尊所在,连我都无所遁形,偏偏欺骗了你——”

他可记得,他微微颔见礼,那年轻人也随即微微diǎn头,这説明了什么?

老曲没看到那一幕,否则就不会如此冲动了。

不过,身处高天,免不了寂寞,两人虽惺惺相吸,神交深厚,但到底还是属于两个阵营,彼此都有所保留的。

老鱼头相信,老曲要动手,估计也奈何不了那个年轻人。

“算了,也去看看——”老鱼头喝下一盅茶后,想了想,还是将茶具收了起来,一闪身消失在海崖上。

——

一人得道,万人来拜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第895章 暗中之人

当初,宁王作为新晋金丹老祖踏入桑梓岛,却又得罪了中央少主的人,使得大多金丹老祖纷纷避忌,甚至有些为投中央少主之好,对宁王冷嘲热讽。

如今,宁王突然崛起,成就金丹大圆满,成为火焰仙岛修士中巅峰的一员,地位跃升众人之上,他们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纷纷道贺恭喜,以示亲近。

这时候,什么脸面、什么过节、什么説出的话如泼出去的水、什么节操、三观等等,纷纷掉了一地,没人再理会。

为何?

不要脸只是让主子们不高兴,但总比被宁王惦记着要强,被金丹大圆满惦记那可是要命的。

一时间,梅丹青身边只剩下寥寥数人,很是冷清。巨鹿侯、谭山、敬云龙、孔进四人一言不,免得触怒了中央少主的霉头。

其中,孔进原来真是中央少主的人。地位不在巨鹿候之下。

梅丹青在故作的强颜欢笑。但这笑容太假了,一眼就被人看出了。他还是太年轻。而且作为火焰仙岛的第一太子,何曾受过如此冷落的待遇?

尽管他修习儒道。在修养身心,且对丹青、花卉无一不精,但骨子里还是年轻人,一直没有受过挫折,一直在中央宫的一群老怪物的夸赞中成长,一直是孤傲的。

巨鹿候、孔进还好,看得出少主不高兴,所以很理智的闭嘴,低头想着事情。谭山、敬云龙二人此刻内心却是肠子都悔青了。

谁能想到。他们跟在巨鹿侯后面摇旗呐喊,深深得罪了宁王,这一朝局面就突然倒个儿了?

金丹大圆满啊,哪天真遇到了宁王,搞不好就跑不了了。宁王记仇,宁王好战、善战,这事他们都有所耳闻的。

但如今,他们还有第二条路走么?

他们左思右想,只有一条道走到黑。抱着梅丹青的大粗腿。

好在,一旁的华天机也同时受了冷落,只是冷着脸,却看不出是怒是气。

“梅丹青。看到了吧,你的人可不怎么可靠,一窝蜂的全跑去恭贺宁王了。心情如何?”华天机一转头,对梅丹青突然説道。似乎有些戏谑和嘲讽。

梅丹青脸色几变,最后也冷了脸。哼了声道:“彼此彼此。宁王金丹大圆满,就是修仙界最dǐng层的一员,区区恭贺而已,应该的!”

“是吗,莫非我看错了,你的脸色可不是这么説的,很难看啊。不要忘了,你的忠实手下,可是把宁王得罪狠了,搞不好,宁王连带你梅丹青也嫉恨上了!”华天机説道。

梅丹青不爽,説道:“华天机,你三番五次挑拨,不用再废心机了!”

“挑拨?不,你説错了。用不着我挑拨,宁王也不会对你这中央少主有好感,除非你斩了身旁的这几人送上门去,嘿——”华天机讥笑道,一扫巨鹿侯三人,不怀好意。

巨鹿候三人身体打了个冷颤,这可是华天机第二次提到此事了。

“我可听説,你华天机在打宁王身边第一美女的主意,还打算让宁王乖乖送上门来,若让宁王知道,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你不会不承认吧?”梅丹青犀利的反击道。

华天机冷冷一笑,傲然説道:“是又如何?就算他金丹大圆满,哪又如何?我无华天池不缺他一个!”

到此,华天机的心思露出来了,看不上宁王。

在他看来,区区宁王,不过是走了狗运,才得已晋升金丹大圆满,如何能与无华天池相提并论?能与他比?

梅丹青有些惊讶,估计是没想到华天机如此直白的表达,也松了口气。

如此説来,这宁王不可能投靠华天机,也和自己成不了盟友,两面受挤压。以华天机的心高气傲,不在自己之下,説出的话如泼出去的水,一般不会搞什么文字游戏、xiǎo把戏。

“华天机,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最后一尊道位出现在宁王身上呢?”梅丹青忽然传音説道。

这是他的一句玩笑,也意在挑拨。

目前,无论中央宫、无华天池,都暗中购买了大批的岛屿,似乎在与茶会、三大堂争锋,不过,实际情况是,后者在双方的施压下,就要做出抉择了。

一旦茶会、三大堂让出大多数控制的岛屿,那么,他们就成过眼云烟了,从此以后,中央宫、无华天池才是千岛群的真正掌控者。

华天机不屑道:“梅丹青,你这把戏一diǎn也不高明!”

宁王只有一座边缘的秋霜岛,説最后一尊道位在秋霜岛上,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

一番恭贺后,宁王身边的人终于散去,有些甚至约定前去秋霜岛拜访。

众人以为万人论道大会就此结束了,纷纷朝场外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高台之上,鹿行客站了出来,説道:“现在进行最后一项!”

什么?

什么最后一项?

论道还未结束么?

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张望向高台。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ps:第一更,来晚了。

天道继续码第二更。求月票、推荐票!

安徽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曲靖好的妇科医院
扬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挂号费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在线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