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周鸿祎回应90后女生事件我拿几个比特币悬

发布时间:2019-08-15 12:16:01
周鸿祎回应“90后女生事件”:我拿几个比特币悬赏幕后黑手(附发布会全文) (公众号:)编者按:日前,一篇题为《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的文章广为流传,文章称,一些餐厅、吧等公共场所监控到的视频在水滴直播平台进行直播,导致很多用户个人隐私受到侵犯。12月13日下午,水滴直播召开媒体发布会,就此事向公众做出回应。 以下为水滴直播产品经理张西胜和奇虎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在发布会上与媒体沟通的全文记录,一字未改。 -- 水滴直播恳谈会 时间:2017年12月13日(下午) 地点:360 张西胜:水滴直播产品经理 周鸿祎:奇虎360公司董事长 舒坦:水滴直播市场负责人 张西胜:谢谢,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感谢大家参加水滴直播的媒体沟通会,正像我同事介绍我的,我是第二次主持,第二次做媒体沟通会的主持了。络上流传的某92女生写的关于水滴直播的文章,流传甚广,我想跟大家聊一聊,还原一下,我现在跟大家谈谈我们水滴直播。 第一,我们要对某92女生发表的文章里面涉及的一些问题,一些谣言做一个坚决的回击。大家也都看到那篇文章了,有很多内容是不符合事实的,也有些是断章取义,只言片语。这个我们要跟大家介绍一下。 第一,文章中意思很明显,第一个谣言就是360智能摄像机只要工作就是在直播。现在很多媒体和不明真相的群众也被这个谣言所蒙蔽。我给大家说一下,我们360智能摄像机是一款智能安防产品,它的主要的功用是个人家庭安防使用,在用户购买摄像机之后它是没有直播功能的,默认状态是安防状态,如果用户要打开,设置公开直播需要多个比较复杂的步骤。因为它是一款个人安防产品,主要的功能是看家、看孩子、看老人和看家里的宠物这样的功能。 这个直播就是在我们的智能摄像机销售的量越来越多的时候,有很多用户、机主把他自己精彩的生活或者他的店铺,一些优美的环境想通过直播进行宣传推广。所以,很多这样的机主购买摄像机以后自愿开通了直播,内容越来越多,后来形成了水滴直播平台。这个平台大家都已经看过了,我们平台上有一些频道,比如生态农业的,全国各地的农场,种植业、养殖业的场主在使用我们360智能摄像机进行直播。还有一些比如手艺人,画画的,雕刻的,这些手艺人可以通过我们的水滴平台把整个产品或者创作的制作过程进行真实的直播,用户可以直接看到。 安防模式转化为直播模式是非常复杂的,我们设计了很多步骤。第一步,用户需要实名注册并登陆以后,首先要先下载一个360智能摄像机APP,用户需要实名注册和登陆。第二步,分享内容前要确定开通直播前必须要手动调整,确定额外的三步确认,这三步确认,原来拿了摄像机想给大家演示,但是人太多信号不好,是很复杂的,会后大家想看设置过程我可以给大家演示。额外需要三步确认,并且要确认直播协议。在手动勾选三步,协议确认之后,才能手动把安防模式调整为公开直播。这个过程是充分保证了我们机主不会误操作,这个过程是比较复杂的。我们用户直播协议非常清晰,内容条款非常之多。 周鸿祎:拿部演示一下把摄像头设成直播。苹果能连到投影上吗?一会儿我们再讲其他的,为什么先把摄像机几个事实,对方就那几个造谣点,咱们先了解一下事实。有些报道特别典型,给你设了个局说在哪个屋子里有直播,一位屋主说我都不知道被直播了。你这有理说不清。所以,你要买那个摄像机想把自己屋里设成直播如果自己不经过一个特别复杂的操作根本就设不成,任何人说我都不知道这摄像头怎么变成直播了这句话一定是假的。我们更没有能力远程把这个直播开关打开。卖出去的摄像头大部分用来做安防监控。有一批中小企业不可能天天雇红拿直播企业,他就买个摄像头开直播功能。目前为啥很少见到直播卧室里床上的,那除非是人自己想那么设,否则摄像头根本不会。 这次谣言,一个是偷换概念,所有的监控摄像头都可以直播,这就是一个最大的谣言。把你的摄像头给大家看一眼,最后一步可以不做。 张西胜:一会儿做给大家演示。我接着给大家说一下360智能摄像机的功能,水滴直播开通直播必须要经过差不多5步才能真正开通直播。用户如果想关闭直播很容易,一键就能关闭。我们这种人性化的设计保证了用户开通直播时可以确认用户不被误导,不能误操作这样的设置。 开通直播,所有在水滴平台上的摄像机直播内容都是经过严格审核的,如果出现问题我们会立刻下线,所有直播台一定要确认它不能侵犯他人隐私,当然也不能泄露个人的隐私。所以,在开通之前这些是要严格审核。我们开通直播之后,如果有接到用户投诉侵犯隐私,我们会有完整流畅的举报流程。如果我们接到这样的举报,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所以,整个对直播隐私保护我们有全套的。开始用户要直播的时候他要实名登陆,三步确认,确认,再确认用户直播协议。在开通直播之后,我们有流畅的举报流程,可以通过、邮箱。 周鸿祎:说说不清楚,我来替你说吧。有一种情况我们觉得也很委屈在哪儿呢?商家拿了一个摄像头,我们说你不能直播不好的东西,但是商家这摄像头没事对着窗户没问题,谁随手一掰比如他对着顾客了,而且我们要求商家,要贴个什么标签告诉别人这是直播区域,有的商家就不贴。这东西他作为一个工具给了商家,我们确实无法商家。所以,为什么现在有100多人的团队在做审核。我建议上面应该有大大的举报按钮,因为这是商家在做直播,你如果觉得这个商家直播侵犯了你隐私权或者肖像权,那通过举报。我们现在有则改之,无则加免,只要有人举报,只要这个内容涉及到很多人流,那我们就把它都要求下线重新进行审核。 一会儿你们可以看一个例子,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比如我们很受欢迎的,现在农村要扶贫,很多做有机生态农业的,养猪场,养鸡场,果园,用直播的方式给他吸引流量,宣传农产品,这件事儿你不用直播做也没有别的方法,肯定不能找个人拿站那儿。突然来个大妈站在摄像头面向秀了一下就开始说我们侵犯用户隐私了,这种情况,我们也在想这个问题到底用什么技术手段能解决。除非你彻底不做。 最近我们准备大做最美山村,中国挑一万个村,现在有很多这种扶贫计划,你要让这些很贫穷的村的生态、风景、农产品可以把它秀出来,直播本来是很好的方式,你就是雇红直播也只能直播俩小时,用摄像头可以长期做直播,这种情况下怎么平衡,我们只是提供了一套技术平台,商家或者农民自己来做直播,他直播的过程中出现了第三者,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还有一个例子,本来按照我的脾气,这是我们很不重要的一个产品,也没商业模式,也不赚钱,老给我们惹麻烦关了就算了。但是有两件事儿让我下决心我不会关,我要把它做下去。 一个是去年,你们可以查到当时的,也是有一个人说水滴直播,直播了一帮学生在上课。我们一看上的报道,我们也很紧张,学生上课学生知不知道,我们就把他停掉了。停掉之后,那个直播的老师来找我们了,老师自费买的摄像头,他说你们不能停这个服务。我们就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是个农村留守儿童,所以,他放个摄像头就为了让留守儿童的父母在城里打工能够通过摄像头看到自己的孩子,我们关了,还有很多留守儿童的父母给我们提必须要恢复了。那你说这件事儿我们应不应该做呢?我们也很纠结。现在满城都是摄像头,到底怎么来定义?只要有摄像头就偷换概念定义成偷窃用户隐私,这罪名太大了,基本上成了万用帽子,扣到谁头上谁都承受不了。有人说跟你碰瓷,一个小丫头,周鸿祎你站出来,无论谁跟我碰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把摄像头这个事儿给大家说清楚。如果公众都认为这件事儿利大于弊或者弊大于利,那我们总是要知道大家的真实想法。 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原来也吃了很多亏,我强调最重要的一点,这个摄像头你想把它开通直播功能真的是绝不会让用户出现我误触,我不小心设置,我忘了改设置,根本不存在这种可能性。 张西胜:我们先往下讲,讲完再给大家演示。 周鸿祎:你讲得不生动啊。 张西胜:刚才讲的揭露谣言一。现在揭露谣言二。什么意思?360免费给商家送摄像机直播用户隐私,我给大家还原一下,360公司只免费送了两款智能摄像机,一个是幼儿园版的,一个是名厨亮灶版的,2016年我们联合国家烹饪协会一起发起的明厨亮灶工程,当时为了推动这个工程,给一些餐饮企业免费提供的。 周鸿祎:那年“3·15”点了饿了么,你点外卖很光鲜,后厨可能污水横流,垃圾横生,我们比较欠,老觉得有点怎么用技术问题解决,当时跟饿了么合作,找了国家有关部门送了大概一千个,指定要求放在后厨,要大师傅跳起来说我隐私被人侵犯了,这个事儿就真的是没法说了。当时让大家看后厨,一般的后厨不太敢让人看到的话可能定餐的人就不一定放心了。 第二,三色幼儿园出那事儿,为啥那个事儿影响很大?在座的很多人跟我一样可能都有孩子,都会感同身受,很多人提的解决方案我认为都瞎扯淡,什么提高老师待遇,这一扯就变成社会问题了,加强老师培训,这又是一个很长远的问题,可能几年后才能解决。我们作为一个技术公司,包括当年我做儿童手表的时候就想就是有点威慑,比如贼想来偷东西,看有个摄像头,不知道摄像头会不会有作用,但有个摄像头就会收敛一点。我们提出能不能给幼儿园送摄像头,而且我们专门做了一个版本,这个版本的摄像头不是直播的,除了老师之外,老师可以设定一个列表,只有孩子的家长给了账号才能看,换句话说,一个班放一个摄像头,只有这个班上的家长,这个绝对是不会被直播的。 张西胜:给大家演示一下我们小水滴摄像机要开直播要经过很多步骤。 周鸿祎:这是一个私有摄像头,工位。首先要点“设置”,设置还挺复杂的,在哪里开启这个功能?公开摄像机至水滴直播”,进来之后给了几个提示,用户得点三次,我同意让陌生人看我的直播,我保证直播的内容健康合法,我已阅读并同意直播协议。 偶然点一个叫误点,要点三次。下一步又要看直播协议。这是唯一一个360做的特别难用的功能我不会骂他们的,这个功能越难用越好。 这一步还给提示,你的摄像机成为直播台你就成为公众人物了,这时候就开始直播了。你们可以看到这个步数,我认为还可以设计得更难一点。这个步数对所有用户来说你不可能找一个借口说我买了回家不小心他就变成直播了。 小姑娘碰瓷昨天开始到今天,小姑娘已经不上场了,各种账号,各种大号都在混这个概念,意思是只要360摄像头就在直播,就在偷换概念。现在我们通过这个把直播功能和安全功能分得非常清楚,下个版本准备把直播功能单独做成一个产品,安防就不带直播功能了,你做安防就做安防,直播就买个直播机。下一版彻底把这俩功能分开。但是这一版这个软件是没问题的。 幼儿园这事儿我思考了半天,我最近得罪了谁呢?我最近在很敏感的时期,我在努力的交朋友啊,我跟谁都同框,连傅盛同学跟我吃饭我们都很愉快的吃了饭,真的是这样的,那天我在乌镇吃饭的时候我跟李彦宏干了好几杯酒,马化腾教我们行酒令,大家互相说“我爱你”还说了好几圈,跟王小川同学我们还一块开了很多会,最近这个事儿一出,很多人都主动跟我发信息说,“老周,这次不是我”,我相信不是他们,我冥思苦想到底是为什么。 这次我们送摄像头只送给幼儿园,我想强调两点,第一只送给幼儿园了。第二送给幼儿园的摄像头有个家长模式,这个既不是直播,也不是监控,只允许家长来远程看。 除此之外,摄像头很贵的,我们当年想过硬件免费模式,后来我很快意识到硬件是不能免费的,我们摄像头就根本没走这条路。摄像头就是卖卖这个摄像头,因为送硬件送的越多赔的越多这是不可能的。这次幼儿园就是当时一时冲动又把这个当成公益了,你们人民呼唤周鸿祎,我就不该听这种话又忍不住出来嘚瑟了一下,一个摄像头两百块钱,送几百个摄像头如果能给幼儿园给家长带来点好处,在这件事儿里我们至少没当一个看客,没当一个旁观者。这个事儿出来了之后企业家出来说话的还不太多吧,事实上他是有压力的。 这次谣言,意思我们到处乱送摄像头,送摄像头的目的就是为了窃取大家隐私搞直播。你们看水滴直播,一会儿你们演示水滴直播的内容,好是很好,几乎没有商业价值。我们没有任何商业模式,你要做个秀场直播还有人给打打赏,这里面我基本上觉得冲着一种半公益在做。 我们反思了一下,就是2016年送了大概一千个给饭店用来做后厨的监督,有人非要鸡蛋里挑骨头,老板没有看后厨拿到前台用了,如果老板真这么干我管不住,但是我如果发现他不是在直播后厨我应该可以封掉。 第二,这次送幼儿园摄像头,我下面会讲,当时我觉得我挺正义的,挺公益的,我没想到还真有那么多幼儿园来要,一共有五千个。 张西胜:我们送了1300个。 周鸿祎:开头我没明白,后来上做了很多硬盘事件的教育我才明白摄像头在幼儿园也是一个生意,给幼儿园做一次监控放几十个摄像头,摄像头还要录到本地,本地还要不能坏的硬盘,这一套系统下来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我们是云端摄像头,基本不用配那些东西,放个摄像头,把家长号一管理,家长会远程看。家长也不会天天看,我认为就是一个威慑。我还是觉得人民以后不要呼唤周鸿祎了,周鸿祎:还是不够成熟,不够老练。我躲了两年不说话,跟大家都同框都挺好。我什么都考虑到了,包括有关部门来找我,我也没批判谁,我只是给大家找了一个解决方案,减少政府压力。 我就没想到可能这里又触动了比如说某位卖监控器材的大佬的生意,我不知道是谁,今天准备悬赏查一查。一个幼儿园投万块钱,我们平均算,5000家幼儿园好几亿呢。说句实话,如果是碰瓷,你们各位都是做自媒体的,你看这次公号铺天盖地的推广力度,在微博上发了那么多账号水军的力度,到处转,这显然不是一个,背后没有巨大的利益支撑做不来。我们就不说细节了,骂我什么都无所谓,反正把摄像头讲清楚,就这两个谣言。第一我没有到处送摄像头换取直播,除了给幼儿园,幼儿园我理解算是做公益。当年明厨亮灶也算帮“3·15”,饿了么做公益,后来我们摄像头还是卖了,饿了么出的钱,因为硬件免费这条路走不通我很早就意识到了,有人坚持走下去就走到美国了。大家可以查,目前我们摄像头业务虽然很小,但是我们保证硬件成本都是要卖钱的。我们不可能送摄像头换取这里面的直播内容,这种直播内容也不太可能商业化。 所以,这篇文章,包括今天出来的很多负面文章都是在混淆两个概念,只要是360的摄像头都在直播,故意制造社会的恐慌。第二,来解释我们的动机,我们为了做直播这个生意我们到处送摄像头,这还真送不起。一会儿想听听大家的意见,也有人质疑我给幼儿园送摄像头的主意。为什么?大家意思是有家长盯着老师会特别紧张,园方是不是有压力。这件事儿我也想问问公众,大家觉得这事儿该不该做。如果大家都觉得不该做我就不做了。因为我发现这就是这次的导火索,你们仔细看看负面文章,所有的矛头都在打你免费在送。我要怂了就不送了,幼儿园又可以卖一套监控设备。 我好久没看水滴直播了,我们可以看看水滴直播里比较典型的场景,你们看看它是不是有价值还是没有意义。 张西胜:水滴直播大家也都登陆过,现在我们水滴直播平台像周总说的,现在还没有商业模式,没有进行商业化。所有平台上的直播几乎都是在做公益。我们第一个应用场景就是后厨的直播,就是去年的4月29号,跟中国烹饪协会在总局指导下,联合不同的外卖平台进行的明厨亮灶工程。 张西胜:留守儿童和水滴直播的故事,河南许昌襄城的一个老师自费购买了水滴直播摄像机,留守儿童和打工家长之间持续的不能相见,对儿童的发展,儿童的成长十分不利,老师自费购买了摄像机开通了水滴直播,让远在他乡的孩子的家长能通过我们的摄像机看到孩子的一举一动, 这是一个关爱的项目。我们用360智能摄像机的设备,用了我们平台做了一个这样的事业。 周鸿祎:如果给留守儿童的学校和家长建立,跟幼儿园比较像,只允许家长来看。 有一年我去四川的金堂县做公益,金堂是著名的打工大省,全是留守儿童,我就说一个例子,原来你不理解为啥老师在课堂上放一个摄像头,一个摄像头才200块钱,如果每个留守儿童家里放一个,穷得要死,连电视都没有,对他来说200块钱已经很大的支出了,他也没有络,跟我们想的完全不一样,给他摄像头他也用不了。这个老师在课堂上做了这个事情。这个事情跟幼儿园模式是我们应该坚持做下去的。就跟大家说做公益做扶贫我们可能没那么大的Power,因为马云投了100亿做扶贫,刘强东做了一个村长还是县长? 答:村长。 周鸿祎:我们可能没他们那么有力,但是我们一个做技术产品的公司,将来我可以少惹点麻烦,以后很多地方摄像头不放了,因为放了就说不清,我们是不是可以专心致志把幼儿园的家长守护,还有留守儿童,我们坚持把这几件事儿做下去。 张西胜:这是乡村留守儿童的应用场景。 下面一个是幼儿园,前段时间我们推出了向全国的幼儿园? 周鸿祎:这个县长跑来了。我感慨一下,这个社会有时候你做事儿很难,因为找不到完美方案,做键盘侠和圣母婊是最容易的,我没说你们啊。有人提出你放个摄像头虽然只有家长能看,万一家长有人是流氓呢?我一想可能有这个情况他作为一个流氓看了别的小孩了,但这种概率太低了,没有摄像头学校发生什么家长都不知道,如果家长要求看监控,特别非云端监控的摄像头硬盘质量不太好怎么办?上硬盘都不让讨论了。所以,这个方案肯定不完美。最近我准备改进产品,我准备重新做一个新的摄像头,特别大,特别明显的,怎么也做个半人多高的摄像头,让你一看就知道这地方有摄像头,而且你可以通过他跟父母交流。我每次都是化悲痛为力量,把辱骂变成产品灵感。很快会推出专门针对学校、小孩的连接小孩和父母之间的桥梁。 为什么不能放点视频让大家看看。你们可以装个APP自己看看。 小姑娘为了搞约车还搞了半年偷拍,为了我们走访了几家店拍摄了很多视频,你们不用走那么远,就装个摄像机的APP,里面有个栏目叫“水滴直播”。比较典型的很多做手工的,他在淘宝上卖东西,你也不知道他东西怎么做的,他就展现他做手工的过程。 上来展示直播比截图更有说服力。 张西胜:这是应用于商家生态农业。 周鸿祎:养猪的养鸡的,我最近也要响应党的号召搞扶贫,我就准备拿小水滴扶贫,把中国贫困山村,他们就说了,碰上一个放羊娃或者农村大妈不小心在你摄像头前经过,有人跳出来说我们侵犯隐私这怎么办?这有什么解法? 问:人工智能。 周鸿祎:以后我们所有人都打上马赛克。 问:有个说法说打上马赛克不算侵犯隐私,人工智能打上马赛克。 周鸿祎:还有一个是宠物。很多人养宠物,宠物应该没有隐私的问题,就这几个频道。还有一个频道是很多电台主持人找我们要摄像头,因为他在电台工作的时候大家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他们放个摄像头把他们工作时把音频转成视频了。 先看看生态农业。猪场,万一有饲养员走过怎么办呢?大家非要鸡蛋里挑骨头确实没法做。他们花不了太多钱做推广,360这块没有商业化,他们放一个视频,可以贴到其他络里。 这个人演示他做画的过程,这个过程不适合用做直播,摄像机这种形态就很适合。 我们并不推卸,如果直播的内容有违反国家法律,涉黄涉黑,一旦发现跟直播一样,我们都要下线。但是用户用直播和买一个摄像头做直播在我看来本质上没有什么不一样。 马未都直播他的猫。 动物园的直播。 风景我建议别做了,万一有人闯到风景区说不清楚了。 张西胜: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的建造过程,官方专门找到水滴直播要求进行合作,我们都是免费给它提供直播平台。大约经过一个月的建造,1月1号整个冰雪大世界就建起来开放了。 泸沽湖的风景,能知道我们旅游者去旅游目的底之前可以看一下当地的天气。 周鸿祎:你不知道用户会直播什么,这个直播就是一个工具。 这个APP是开放的,你不用360智能摄像机也可以装个APP。 举报在哪儿? 张西胜:在前面。 周鸿祎:做的太不明显了,放到画面里,做个大大的举报。 张西胜:用户感觉自己隐私被侵犯可以直接进行投诉,我们有完整流畅的渠道。 周鸿祎:直播侵犯了我的隐私,只要举报人多了,饭店放个摄像头,可以举报。 张西胜:现在就生态农业、风景、商家、宠物这些频道。 舒坦: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刚才老周和西胜也给大家关于现在两个谣言的情况说得比较清楚了,我就给大家回顾一下,同时向大家请教一些问题。 首先,我先介绍一下这个公众号的背景,这个公众好叫菲言菲语,是北京星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的,法人叫陈菲菲(音),这个账号发我们360两篇文章之前连续顿了10个月,2017年2月16号发了一篇很标题党的内容,2017年12月1号这个时间节点我们干了什么?我们360向所有幼儿园免费赠送智能摄像机。 第二个事情,这个账号是在前天发出了这篇内容,但在爆发是在昨天中午,我们有一张图,营销账号的参与,所有转发的时间12号1点左右,时间间隔非常短。另外,大家可以看一下所有账号的转发数量都在之间,每个账号的影响力和粉丝的关注度肯定是不一样的,不可能相差这么小,爆发一件事儿,这些大V参与讨论每个账号的转发量几乎都一致,这很明显的是有背后的黑手在推这件事情。 在这里我也希望大家能不能帮助我们一下,揪出这个幕后黑手,也想听一下大家意见,需不需要做一次悬赏? 周鸿祎:悬赏我来做,跟你们没关系,我拿出几个比特币。 舒坦:这仅仅是昨天第一波的传播,今天早上第二波传播也是,也很明显,里面所有内容,甚至有标题当摄像头关注隐私关注在哪儿?关注在宾馆,说我们摄像头有录宾馆的隐私。首先,360绝对不会有这方面的直播。另外,它所有报道中除了标题以外,其他所有地方都没有提到宾馆的相关信息。 周鸿祎:我刚才讲的,这件事儿来的特别莫名其妙,昨天有很多朋友开始给我发了,开头我们还傻呵呵的以为有人想来碰一下瓷,按照过去的原则,你不管什么动机,你觉得我产品有问题,我该查就查,该改就改,把别人无论是谩骂还是攻击都变成产品改进的动力。昨天晚上感觉就不太对了,因为相当多的以这个为基础的造谣文章就开始出来了。而且今天早上公号推动就满屏都是了。所以,我在反思最近我到底得罪了谁呢?过去360的老冤家问了一圈,大家最近都跟我同框过,关系还可以,连人民呼唤周鸿祎的时候我都不愿意出来讲话,我想尽量低调一点儿。你可以说我现在,每个人都讲逻辑,我仔细看这篇文章,三色幼儿园的事儿出来以后我们说要让幼儿园家长可控。马上这位陈小姐先出了篇文章,那篇因为是造谣,意思360你可以看到,她所有的标题都打色情暗示,但是没啥影响力。然后又发了一篇。完全是针对我们在幼儿园做了这件事黑。他为啥死命打我免费?他造谣你到处免费送摄像头,换取直播内容。我刚才已经证明这是谣言了。 比较了解我的人,一刺激可能老周一生气够说我们就去,我们就不送了,对方就正中下怀。当时我们没算这个账,没做传统的监控生意,要不是幼儿园我还真不太了解传统监控不是光放几个摄像头,要拉线,有电脑,要建机房,弄一个硬盘阵列,投资挺大,一般小十万或者几十万,你云端摄像头,还免费就把这事儿取代了。大幼儿园也许它觉得我还放个传统监控,小幼儿园就领两个360的摄像头给家长有个交代让家长放心。 数幼儿园不是老师欺负小孩,这不是大概率事件,这次出了黑天鹅事件,幼儿园这个事件对很多做监控生意的公司是个巨大的生意机会,可能教委从政府的角度肯定会下令要求,以后到小学也会这样,可能要求安装监控录像,以便出了什么事儿可以事后追溯。这是巨大的商业机会。360原来干的都没有影响,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们摄像头都是很多中小手工业者,很多农民兄弟买了这个获取流量,还有风景景区做宣传。这个市场本来就不在监控市场。这次通过幼儿园很多地方就形成交集了。 我昨天想来想去跳出来就是人肉炸弹,90后简直成了万能招牌了,打着90后的旗号,本来她抛出的东西,把谣言造出来很多其他的营销号都跟着上了。我为什么没有上来先讲这个事儿,大家先了解到底我摄像头怎么回事儿。有时候送礼物人家给我们摄像头大家也在用。我们在中国所有做的摄像头里应该是最安全的,包括做监控的同行,我不点名字了,里面因为漏洞或者摄像头被别人窃取的比比皆是,360是比较安全的。他也没法打我们监控摄像头的主意,就偷换概念,拿摄像头的直播功能来说事儿。这是我们挺难容忍的。大家要不就市场竞争,中国幼儿园这么大,学校这么大,按照我们理解幼儿园光配这种云端摄像头还是不够的,可能国家教委还是要求能做本地存储,做本地记录的,大家不一定都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 但是现在用黑公关这种方法,现在看起来互联行业不怎么玩黑公关了,有些传统行业又开始捡起这一套。我说个结论,可能很多人也会劝我,咱也有媒体的朋友,这事老周你就别出来。为啥今天我蹦出来了,不是我有多着急,这个事儿还是事关究竟我们做了这件事儿对用户有没有价值,对社会有没有价值,否则如果做直播很简单,今天做直播最赚钱的一个是游戏直播,它是完全娱乐化的,还有秀场直播,大家在里面跟美女聊聊天,打赏几个礼物,这都很挣钱。映客,YY都很赚钱。但是水滴直播对360来说现在分分钟可以把它砍掉,因为只有成本没有收入,只是我上来看看内容,都是农民在推广,一些中小手工者在推广。到底这件事儿应不应该做。我们也很郁闷。本来很小的一件事儿被人肆意的辱骂,直接扣上各种帽子。 我好歹也快50岁的一个人了,咱不是模范大叔,但是也不至于因为做了这件事儿就被这种黑公关这种肆意辱骂。我们两种选择,一种一了百了不做了,关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一个思路。我就讲你只要做事儿就会有人给你挑刺儿。幼儿园可能也有人会给你挑刺儿。最后的结果家长也没什么权利监控,到底有什么解决方案。 还有一个思路,按照我的性格,我们内部也有争论,你现在应该消停点儿 ,我们把水滴直播是不是坚持做下去,变成两个版本,一个版本鉴定的跟幼儿园小学合作,构造让家长觉得能对孩子在学校的情况有所了解,这也是我想问大家的一个问题,你们不管自媒体还是传统媒体,大家在一线跑。有些传统对互联技术不懂的技术经常说,这直播了一个很隐私的画面,家里主人都不知道怎么开的直播。我看了以后就希望你能不能把这家告诉我,你直播功能怎么开的,难道没人操作吗? 刚才说了生态农业,这也算一个半公益的事儿,但是这个做下去也会有问题,一定会有人,除非你镜头只对着养猪场,否则一定会有人在镜头里出现。所以,我们还是下决心解决人工智能。但是用人工智能又带来一个问题,如果我摄像头端做人脸识别打上马赛克,这样对我目前的摄像机要升级了,目前的CPU就不够了。 问:你录的时候不打,但是直播的时候在直播端打。 周鸿祎:你太聪明了,对我可以在直播端打。谢谢。我们论证了半天,要么服务端投入很多服务器,我准备升级摄像头,加一个更强有力的CPU,在客户端把它打了,观看端可以打,花的力量就可以了。 问:不是智能嘛。 周鸿祎:为什么我们想不到这个主意?360有这个技术,不需要认出人脸,只要是个人脸就给你加个标签,分分钟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问:我觉得要澄清还有几个要说一下,一个是免费的在要卖的里面占多大比例? 周鸿祎:我强调一下,我们从来没想免费送摄像头。我们就是明厨亮灶送了一千个,给了餐饮做后厨监督。幼儿园免费是个公益,幼儿园现在送了一千多个,摄像头我卖了几百万。 我作为一个资本家,我也不可能免费送摄像头,那么大的成本换取所谓的直播内容,没有这回事儿,这我们说得很明确。 问: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承诺这个不会商业化? 周鸿祎:第一至少现在没有商业化。第二,你要做家庭监控,看家、看店,看老人,看宠物,看保姆就买我的摄像头,我摄像头不仅卖给你,摄像头是有利润的,唯一免费的模式就是幼儿园模式。你们觉得幼儿园该不该做? 答:该做。 问:点对面的公众直播,点对点封闭直播没关系。 周鸿祎:幼儿园和学校的模式已经不是直播了,属于点对点,只不过平常监控是你一家人监控,学校可能一个班一帮家长和老师。剩下的直播为了避嫌我够只想干生态农业,干扶贫,你觉得行吗? 问:比方在餐厅大堂以及健身房这种争议比较大的。 周鸿祎:按照大熊的主意我人脸都打马赛克了就没问题了,今天就干,明天就发布。中国我选一万个乡村,把大部分贫困县,贫困地区都可以覆盖,每个乡村给一个摄像头,一万个摄像头也就一两百万,给这些乡村能拉动流量,很多乡村你一辈子没去过,你也不知道景色多漂亮或者地方多穷或者它的土特产怎么样,这也算某种程度的扶贫。 问:摄像头会不会有一种情况,在推广过程中某些商家不知道怎么安装,我们的工作人员帮他们安装的时候存在? 周鸿祎:没有,我们根本没有线下人力帮他安装。我送你一个摄像头你回家自己装看方便不方便。我们安装过程还是很简单的。最近有个新的云台版还可以调角度。 问:直播又不挣钱,我们在后台发现有商家没有告知的情况我们是监控不到的? 周鸿祎:我们只能靠用户发现,还有我们自己有100人的团队定期看,实际上大熊的建议解决这个问题了,要么我们以后就不干这种,这是最省事的方法,但是是有很多商家,我们也跟很多商家讨论过,很多商家还是挺在乎这个功能的,他建个站不一定有人看,还不如弄个直播台把这个链接发给别人。360没啥关系,有的商家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可能直播了他一些客户,客户觉得不舒服。比如哪天我带女朋友到一个咖啡店,当然这是假设。用大熊的方法说脸部一打马赛克这问题不就解决了。 问:以后考虑打马赛克。 周鸿祎:商家直播脱衣舞,肯定会被封掉的。水滴直播作为一个内容一样接受所有直播平台一样的规定,不能涉黄、涉黑,不能有色情淫秽。这个是遵守所有直播规定的。 如果大家都觉得幼儿园该做那我就继续把幼儿园做下去,我不知道背后是谁,我就继续死磕到底。有五千家报名了,我下面改一个特别受小孩喜欢,外型特别大,外型特别鲜艳的,让小孩都知道这儿有摄像头可以跟爸爸妈妈通话,做这样的东西送给各大幼儿园,把这个事儿做下去,也希望得到大家支持。 (结束) 想了解更多络安全?欢迎关注宅客频道(公众号:letshome)。 版权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中风眩晕是怎么回事
小孩脾胃虚弱吃什么
心脉瘀阻早期症状
小儿脾胃虚弱用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