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重生之无赖至尊 第二百七十一章 药老

发布时间:2020-01-17 01:43:08

重生之无赖至尊 第二百七十一章 药老

听到老者的话,风无痕心中一动,莫非这个老者看出了什么,可是,凭借自己这天地灵气都查看不出來的结果,会这么容易就被眼前这个老者看出來吗,

想了想,风无痕上前一步,说:“前辈,您看出我爷爷是因何昏迷不醒的吗,晚辈当初曾用过多种方法,可是,都是无济于事,还请前辈出手相助,”

老者摆了摆手,说:“不能醒,他现在还不能醒,你小子也不要再给他添乱了,”

“前辈此话怎讲,”

老头沒有回答风无痕的话,反而问道:“小子,我问你,你爷爷是不是玄功达到了某种瓶颈已经多年了,”

风无痕点点头,说:“沒错,我爷爷在多年前就已经是四阶巅峰,可是,无论以后怎么修炼,却是一直再沒有突破,”

“沒错,沒错,那我再问你,你爷爷在昏迷之前,是不是曾使用过什么导致体内玄功逆转的功法,”

“是啊,怎么了,”现在的风无痕感觉眼前这个老者越來越神了,

得到了风无痕的肯定答案,老者沒來由的兴奋了起來:“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沒有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亲眼见到这种事情,”

“前辈能否告诉晚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风无痕真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老者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说:“你爷爷他沒事,不但沒事,反而是因祸得福了,”

“因祸得福,”风无痕反问了一句,

“沒错,老头子我当初曾在一本医典上看过这一病症,那就是功力达到了某种巅峰状态之后,便一直停滞不前,不过,这并不是说明他的修炼全部白费了,而是他所修炼的功力全部集攒了下來,等待着一个机遇,这个机遇就是要等到自身所有功力全部耗尽,最好是身体也遭受到致命打击的时候,才能够触发它,一旦被触发,那么它的潜能将会是无限的,具体能够达到什么程度,主要还是要看这个人的体质了,不过,总的來讲,他这么多年了所积攒的功力会在这时候突然爆发,让他的功力暴涨,但是,在这断时间里,外界的一切事情都会干扰到他的,你明白吗,”

风无痕连忙点头:“晚辈明白了,只是,不知道爷爷他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过來,”

老者想了想,说:“应该快了,根据他脉相來看,差不多应该是一个月左右吧,但是,如果遇到外界干扰的话,可能还会延迟,”

听着老者的话,回想着他刚才那兴奋的样子和一堆精湛的医术,风无痕的眼中精光连连,眼珠子转了转,说:“前辈,晚辈有一事相求,”

“哦,”老者看了看风无痕,说:“你小子还想做什么,”

风无痕急忙说:“前辈,我想请您去看看我二叔的伤势,他现在也是昏迷不醒,您看会不会也是像我爷爷这样因祸得福,”

听到风无痕的话,老者也被气笑了,他指了指风无痕,说:“你小子以为像你爷爷那种人到处都是呢,我告诉你,那可是百年难遇一个的,行了,还是去看看你的二叔吧,”说着,便跟着风无痕往外走,

两人刚一出來,其他人便一哄而上,七嘴八舌的询问着风战天的状况,

风无痕摆了摆手,说:“沒事的,经过前辈的帮忙,爷爷就快要醒了,”

“那太好了,”众人都是一阵兴奋,

“好了,”风无痕继续说:“现在前辈要为二叔检查一下身体,大家还是再等一下吧,”说着,风无痕便带着老者來到了风神瑾的房间,

一边往里走,风无痕一边说:“我二叔是因为中毒,所以才昏迷的,其实,当初我已经为我二叔治疗了一次,那时候我将他身上的毒全部都逼迫到了他的双腿上,二叔也因此有所好转,清醒了过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來又再一次的昏迷了过去,我也曾想再次为他治疗,可是,却是沒有找出导致他昏迷的原因,”

老者听完风无痕的话,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來到风神瑾的病床前,看向风神瑾,一见到风神瑾,老者不由得一怔,然后抬起风神瑾的手腕,开始为他把脉,脸上的表情也是越來越难看,最后,老者放下了他的手腕,将风神瑾的裤子缓缓的拉了起來,然后,轻声叹道:“果然如此,”

听到这话,风无痕也看了一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因为,他看到不知何时在风神瑾的双腿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深绿色的斑点,就仿佛是尸斑一样,

“这是……”见到这一幕,即便是风无痕也不禁吓了一跳,

老者眉头紧皱,说:“这是勾魂蛊,是药王谷几位核心人物才能够修炼的一种蛊毒,外人,甚至是药王谷的精英弟子也沒有资格学得这个本事,”

听到这话,风无痕眉头微微一皱,眼光不停的在老者的身上打量着,

老者却是根本沒有在意,而是自言自语的说:“凡中了这种蛊毒者,身上都会出现这种绿斑,这种绿斑起初会在人的四肢生长,然后一点点的向着心脏蔓延,一旦这种绿斑蔓延到心脏,那么,即便是大罗金仙在世,那也是束手无策了,幸好你将这种蛊毒逼到了他的双腿,不然的话,他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不过,按道理來说,药王谷的人应该不会贸然对你的二叔出手的,可是,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听到老者的话,风无痕急忙开口说:“前辈,晚辈求您救救我二叔吧,”

“这个……”老者犹豫了一下,说:“好吧,相见即是缘分,既然我与你们有缘,那我就一定会出手相助的,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前辈请讲,”面对着眼前这个帮了自己爷爷又能够救自己二叔的老者,风无痕自然是有求必应,

老者盯着风无痕的双眼,说:“你要答应我,无论接下來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说出去,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老头子我既然在这山中隐居,那就是不想被外人所打扰,你明白了吗,”

风无痕认真的点了点头,说:“放心吧,前辈,无痕一定言出必行的,”

老者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看着躺在草床上的风神瑾,双手一抖,在他的双手之上立刻出现了两个筷子般粗细的银针,

见到这两根银针,风无痕刚要询问这是用來做什么的,可是,下一刻,却是完全呆立在了当场,因为,他清楚的看到,此时老者的双手上居然腾起了赤红色的玄气,玄气围绕着两根银针,仿佛是火焰一般燃烧了起來,慢慢的,两根银针也渐渐的变成了赤红色,

赤红色的玄气,这可是八阶尊者的证明,

看來,眼前这个老者的身份已经大大的出了风无痕的预料,老者做完这一切之后,沒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直接将两根银针刺进了风神瑾的两只膝盖上,

“啊,”

风神瑾在同一时间发出了惨叫声,

“无痕,里面发生了什么状况,”雪如梦等人在外面问道,

风无痕急忙回答:“沒事,这都是正常反应,你们千万不要进來,”

既然对方不想暴露身份,风无痕便不能让其他人发现这个秘密,

老者对着风无痕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表达谢意,

风无痕刚要说话,老者又是凭空取出一根银针,直接插进了风神瑾的肚子,

风无痕嘴角抽动了一下,如果不是因为知道眼前这个老者是在给风神瑾去毒,恐怕风无痕早就冲过去拼命了,这样的手法看得风无痕都是一个劲儿的胆战心惊,

突然,老者抓住风神瑾的肩膀,向上一抛,风神瑾整个人便被抛了起來,然后,头下脚上的落了下來,

老者看准时机,将最后一根银针刺进了风神瑾的天灵盖中,然后,身上赤红色的玄气大放,玄气顺着风神瑾天灵盖处的银针涌入了他的体内,与此同时,在他双膝和肚子处的银针开始不停的向外冒着绿色的气体,等到绿色气体全部消失之后,又开始向外流出了绿色的液体,这种液体奇臭无比,让人闻了忍不住连连作呕,等到绿色液体停止流出之后,老者这才用另外一只手对着风神瑾的胸口一拍,

风神瑾“哇”的吐出了一大口绿色液体,摔倒在了草床上,

“二叔,”风无痕紧张的叫了一声,

老者长长舒了一口气,说:“不用紧张,他现在可是好的不得了,体内的勾魂蛊已经被我逼了出來,只要好好的调养一段时间,就会沒事了,”

“多谢前辈了,”风无痕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去看风神瑾吐出來的东西,这才发现,在那滩绿液中居然还有几只成人手指般粗细的虫子在缓缓蠕动着,

“这是……”风无痕再一次被眼前的景象震惊的说不出來话了,

看着风无痕惊讶的表情,老者呵呵一笑,然后,抬起手在风神瑾的胸口上用力一震,四根银针立刻从风神瑾的体内弹飞了出來,老者一挥手,四根银针同时消失不见了,他转过头,对着风无痕说:“小子,你二叔现在身子需要进补,多吃些补品能够让他快点恢复,”

“我明白了,”风无痕点了点头,然后装作下意思的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了一颗仙丹,放入了风神瑾的口中,

仙丹入口即化,变成一股精纯的灵力向着风神瑾的各处经脉涌去,

见到风无痕取出了仙丹,老者不由得瞪大了双眼,一改刚才的从容,忍不住惊呼出声:“天灵丹,你刚才给他服下的可是天灵丹,”

闻言,风无痕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他转过头对着老者说:“前辈果然阅历非凡,晚辈刚才所用的正是天灵丹,”

得到了风无痕的肯定,老者更加疑惑了:“这怎么可能,这天灵丹乃是药王谷的至宝,即便是药王谷,现在也只剩下两颗,药王谷的各大长老都以命相守,怎么会让你得到,小子,你给老头子讲讲,你这天灵丹到底是如何得到的,”

风无痕笑呵呵的说:“前辈,晚辈现在应该怎么称呼您呢,是叫您药王谷的前任谷主,还是称呼您为药老大人,”

闻言,老头子微微一愣,差异的问:“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风无痕笑呵呵的说:“前辈,您漏出的破绽实在是太多了,当您看到我爷爷的病情的时候,漏出的那种兴奋劲儿,我就开始怀疑了,只有对医术极其热忱的人,才会那么激动,再然后,您一眼就看出了我二叔所中的毒,以及您对药王谷的了解,最重要的是,您身上那八阶的玄气,这些,都是最好的证明,”

药老沉思了一会儿,这才缓缓问道:“所以,你就当着我的面拿出天灵丹來试探我,目的就是为了看看我的反应,”

长葛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疗牛皮癣的药物
免疫细胞方法
秦皇岛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湛江治疗牛皮癣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