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四大班子成员向书记行贿的悲哀与讽刺

发布时间:2019-08-16 18:57:08

8月14日上午,安徽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庭审披露的案情显示,毋保良 政商通吃 ,109起案件中,有 9起为收受个体建筑商、企业老板的贿赂,有65起为收受当地党政干部的贿赂。令人惊讶的是,萧县四大领导班子成员也被指争相向毋保良送钱。萧县人大副主任朱以书、萧县政协副主席王安民、萧县政协主席陈安源、萧县常务副县长崔宏广等人,也都出现在起诉书中,他们每人送了几万元,理由则是 为了与毋保良处好关系,工作上能得到支持 。

萧县尽管 资源丰富,环境良好,工农业不断发展,拥有众多风景名胜,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 ,但却是国家级贫困县。多年来,一直摘不掉贫困帽子,原因复杂,出贪官应是其中之一吧。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其县委书记居然 被控受贿800多次,2000余万元 ,委实惊人。受贿次数如此之多,平均每次两三万元,也间接说明当地并不富裕。毋保良受贿有个特点,即接受同僚的 进贡 起诉书所列举的行贿人单位,几乎覆盖了萧县所有的乡镇和县直机关。其中数额较大的,正是在外界看来油水较多的部门。当萧县几乎所有的乡镇和县直机关都行贿,可见当地腐败之风何其剧烈,也能推断出当地民众之悲催,因为基层官员行贿的羊毛,必然出在羊身上,搜刮更甚。

调查显示,县委书记岗位已成为腐败的重灾区。以安徽为例,数年前就有媒体披露,先后有18名县(区)委书记因腐败被查处,县委书记腐败的主要表现是权力寻租,兜售官帽。县委书记为何易于腐败?一方面是因为县委书记握有大权,有人感叹, 除了外交、军事、国防这些内容没有,他们(县委书记)拥有的权力几乎跟中央没有区别。 权力过于集中,就埋下了腐败的隐疾。另一方面,监督缺位,监督体制形同虚设。 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弱、下级监督太难 这句话放在县委书记身上最适合不过。

人们常说一把手不能成为一霸手,一把手应发扬党内民主,应尊重组织原则和程序,应尊重领导班子的声音,而不能唯我独尊,独断专行。但吊诡的是,在毋保良时代,其他班子放弃了对他的监管,仰其鼻息,他想不专断都不行。

监督一旦失灵,权力就会失控。制度不是万能的,落到实处才是关键。前不久,中央主要领导谈到刘铁男案强调: 没有健全的制度,权力没有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腐败现象就动也不动。建章立制非常重要,要把笼子扎结实,牛栏关猫是关不住的,缝隙太大,猫可以来去自如。 正因为县委书记拥有人权、财权和事权,三权独掌,对其监督更应该有力,制度的笼子更应该严密和结实,否则就必然走向腐败。

谁来监督县委书记?早在2009年,中组部发布的《关于加强县委书记队伍建设的若干规定》中提出,县委书记的选拔任用,应按程序报经省级党委常委会议审议。时任中组部部长 在贯彻落实《关于加强县委书记队伍建设的若干规定》的讲话中指出,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县一级的地位和作用日益重要, 对县委书记的要求和管理,不能按一般的处级干部来对待 。换言之,对县委书记的监管,应该更有力而不是偏软,更严格而不是宽松,现行的制度设计对县委书记的监督不能说没有作用,但一些时候确实失灵,因此应改变县委书记岗位沦为腐败重灾区的状况,除了改变县委书记权力过大,更需要监督真正发挥作用,那些监督人员应该理直气壮,而不是匍匐在地,取悦于县委书记。

郡县治则天下治,县委书记如果贪腐,影响的是一方吏治,破坏的是整个县域的发展,最终遭殃的必是民众。从四大班子成员向毋保良行贿,应该得出沉重的思索。王石川(江苏 职员)

打大S美白针优势有什么
老年人肺气肿的症状有哪些
导致癫痫病发的病因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